◎江啟綸(台中家商國文教師,勞動視野工作室「勞動之友」會員) 

 

本期勞動視野電子報刊登的勞動之友投稿是一位關心學生與學生未來勞動前途的熱血教師想對學生說的話,下期勞動之友通訊將會刊登另一位勞動之友與大家分享其捍衛自身勞動權益心路歷程的文章。你們的分享是工作室成員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不管是長文或小短文,我們都滿心期待,希望有更多會員願意投稿!

勞動視野Logo 

給家商夜校資三2孩子們的話──關於工作與課業

 

今晚班會的時候,我叨叨絮絮說了一堆,妳們可能不見得聽得懂或者有在聽,睡前,我覺得我有必要把我的想法表達清楚,這樣我才能安然地入睡吧?

正如妳們所見,我們所生活的這個社會,這個島嶼,不見得完全符合妳們的期待,即便身為大人的我們,也不是很滿意現狀。什麼大學生畢業只有22K起薪、薪水倒退16前的水準,諸如此類的社會現況或許讓妳們感到未來有些茫然。妳們大多是提早走入這個社會的孩子,很早就開始工作,有的人必須完全負擔自己的生活費跟學費,有時交個重補修的費用還要跟幹事商量等發薪水再交,有很多人的薪水是用來貼補家用的,家裏沒有妳們的一份薪水,常常連水電都交不太出來;但是我也知道,部份同學其實誇大了自己的困境,常常唉聲嘆氣自己吃個晚餐只有20元的預算,可是卻是為了存錢買智慧型手機、機車,或者只是想跟男朋友假日去高雄看黃色小鴨而已。

不論妳賺錢的動機為何?妳們確實是提早出了社會了。

早出了社會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妳們會提早認知並體驗到我們大人資本主義社會中的那一個價值交換的機器結構。只是打工的妳常常只是用勞力換取金錢,在老闆眼中妳們可說是絕佳的免洗員工,他們常常昧著良心不幫妳們保勞保,即便是工讀生也該有的權利也不給。往往會因為遲到早退被東扣西扣,用威迫或用溫情攻勢,還算年輕的妳常常會被老闆們吃得死死的。當然,我並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確會有好老闆的出現,但那真是......鳳毛麟角呀。全職的薪水最高也很少超過25K的,卻還得常常累得跟狗一樣,動不動要加班,動不動就用全勤獎金來威脅利誘妳們,搞得自己搭不上公車來不及趕學校的五點四十五分。part-time的同學時常被當作全職來用,在時薪已經調整成109元的現在,還是有老闆敢發八十、九十這種鬼時薪,妳們常常得忍氣吞聲,即便時薪照規定來也要弄得十八般武藝都要會,要有機車駕照啦、要能幫忙跑外送,內場外場都要會啦,令人瞠目結舌。

最後的結果就是,我總是要在五點多接到妳們有的人要加班、被老闆留下來的電話。其實妳們可以那麼聽老闆的話,而老師的話不在乎,大概是因為老闆會付妳薪水,可是老師不會給妳錢吧?

總是如此,我們夜校老師說到底還是在跟妳們的老闆玩拉鋸戰,而且常常是妳們老闆獲勝。這是很現實的,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妳做了甲這件事就不能做乙這件事,就像我現在凌晨兩點半還在打文章,沒辦法去睡覺一樣。其實,無論我們怎麼跟妳們的老闆們拉鋸,最終決定妳們自身命運的人還是妳們自己。

如果就減肥而言,我身為妳們的導師,就像妳們的體重計,我只是顯示妳現在的體重多少,如實地告訴妳,妳該減肥多少公斤了。但是,體重計並不會逼妳現在出門運動去,不會在妳狂嗑牛排的時候抽走妳嘴邊的肉。

這些努力跟奮鬥,真的都只有妳自己去做才有效果。

對妳們說再多疼惜與心疼撫慰的話都是無益的,面對正在受苦著的妳們說安慰的話其實意義不大,如果妳不能夠懂得自己目前的年紀在職場上根本只是一個過渡時期的話,或者更殘酷地說,妳們是老闆們最愛的免洗工讀生的話,那麼講些溫暖的話只是在麻痺妳們。

重點是,當妳也知道老闆目前只是在利用妳的廉價人力,身為高三的妳卻還願意付出全力來為工作而罔顧課業的話,身為導師的我實在是不能默默無語。對!沒錯,大學生起薪只領22K;對!我知道碩士博士滿街跑,丟個石頭還能砸中呀!但是問題是:妳如果不是他們其中之一,請問妳起薪要到幾K妳還不是大學生畢業呀!我跟妳們的老闆看妳們的眼光是截然不同的,他們只問妳們現在可以幫他們賺進多少錢!他們不關心如果妳認真讀書,以後會為自己賺進多少錢!我看到的是妳們的潛力,妳們未來的發展,我知道是,如果妳能夠繼續在這一年努力投資自己,讓自己能考上一間不錯的好大學,那麼妳等於就是拿到一把通往更好道路的鑰匙。

無言的心中其實是很沈痛的,畸型的教育體制讓所有小孩都得去念大學實在是一種無意義的浪費!臺灣的慣老闆們最愛屁說臺灣的大學生都蹺課啦都不讀書啦把妹啦夜遊啦,叼根煙在那邊說嘴中國的大學生多認真啦都住在圖書館啦怎樣的。我明明就知道,過多的大學生跟政商媒體聯合打壓臺灣新鮮人薪水這些種種因素,才造就22k

可是孩子們,妳們還不是大學生呀!未來要倒掉一半的科大都有可能,妳們難道要去念一間唸完就倒掉的科大嗎?未來人家問妳哪個大學畢業的,妳難道要回說:「啊就,倒掉了。」

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孩子們,我要教妳們的是一種面對這個世界自覺的態度。前幾天上漁父的時候,我問妳們:「妳是要成為一頭快樂的豬還是一個痛苦的哲學家呢?」妳們好像不太懂我在問什麼,其實應該還有「痛苦的豬」跟「快樂的哲學家」的選項吧?我聽到有人說:「當快樂的豬也還不錯」。那我就要告訴妳,沒錯,當快樂的豬是不錯的,沒有痛苦,至少,當下,那痛苦的一把屠刀不會那麼快宰過來。痛苦的哲學家卻能夠醒著,當他面對生命的荒蕪與冷漠的時候,他會坦然而平靜,他清楚他要做什麼,他清楚他對於這個世間的意義與任務為何,重點是,他不是行屍走肉般地走完這一生。孩子們,妳們走到大街上去看,一群睜著眼睛的人走來走去,但是就以為這樣他們就是醒著的嗎?不是的,大多數的人都不是醒著的。

我不一定是妳們的貴人,但是我很希望我可以是妳們的貴人,孩子們,就算妳以工作為重,導致要補考要留級,把高職念成五專,那都是妳自己要面對的,這些我或者妳們的父母都無法幫妳承受。這些,都是妳自己要承受。

我要妳們學會的是,在痛苦的時候,不要只想著痛苦。而是記取教訓,去記得剜過妳的社會的刀刃,使妳受創的角度與深度,並且告訴自己下一次不再被它所傷。如果可以,幫助別人不被它所傷,更甚者,反抗它!批判它!

而且,孩子們,千萬記得,就算很痛,也要醒著去感受它!認知它!有這樣自覺的靈魂,即便沾染髒污,也極度高貴。

2013.10.10 于大肚山麓

 

創作者介紹

勞動視野工作室

LaborV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陸小君
  • 很棒的文章,我的小孩也正值這個年紀,非常有感覺,可以分享嗎!謝謝!
  • 非常歡迎轉貼分享,請註明出處即可!
    勞動視野工作室 敬上

    LaborVision 於 2015/07/28 05: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