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波鴻歐寶汽車(Opel)為例

 

作者:沃爾夫剛紹柏克(Wolfgang Schaumberg

 

 

Solidaritätsveranstaltung für die Beschäftigten bei Opel

 

 

 

 

 

 

 

 

 

 

 

 

 

 

 

 

(照片為德國歐寶波鴻廠工人行動,標語為「我們留在波鴻」,引用自LabourNet網站)

 

 

       2001年至今通用公司GM——在歐洲以歐寶」Opel品牌著稱——其在歐洲的員工人數削減近半至4萬人左右2008年時少8000人。通用公司目前在中國擁有員工55千人。在相繼關閉葡萄牙和比利時的兩個工廠之後,通用公司在去年宣佈到2014年年底結束其在德國四家工廠之一的波鴻廠的生產並將出售面積達200個足球場大小的生產場地。歐寶波鴻廠在過去的數十年裡一直是通用公司在歐洲最大的生產基地,在1992年時還擁有一萬九千兩百名員工。一點一點地,員工被裁減至現在的三千五百人。

 

       不過,波鴻廠的反抗總是比別的工廠激烈得多。在2000年(三天),特別是2004年(六天)波鴻的歐寶工人通過獨立的所謂瘋狂罷工贏得了國際矚目(參見https://vimeo.com/44512168 介紹2004年波鴻歐寶罷工的影片,附英文字幕)。

 

決策的是通用公司,而不是「歐寶」這個牌子

 

       歐寶是歐洲汽車市場的最大輸家(此處無法詳細介紹這一惡性發展的種種原因),然而如果要談歐寶公司,必須提通用公司,通用公司是繼豐田之後全世界銷量第二大的汽車集團,在全球劃分了不同的盈利區,其中之一是通用公司歐寶/歐洲沃克斯豪爾。除美國/加拿大之外最重要的是通用公司汽車國際業務部,涵蓋亞洲,非洲,中東,俄羅斯,總部設在上海。在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通用公司更是以其十一個與中國的合資企業比如SAIC(上汽通用公司汽車金融有限責任公司)和五菱躋身市場領先的多品牌汽車企業。在這一區域眾多的品牌中,通用公司也銷售歐寶品牌系列如賽飛利,雅特和安德拉。俄羅斯市場的創紀錄成功也使得通用公司擴建了在彼得堡的轎車生產基地,從年產98千輛增至23萬輛,並宣佈在未來的4年裡投資額將達10億美金。

 

       可以肯定的是,在經歷過因金融危機導致的200961日的破產以及國有化解救後,通用公司在201011月重返交易所後迅速地東山再起。通用公司現在又處於和2004年一樣的境地,在關閉整個波鴻歐寶基地時,為了施行在歐洲的所謂「社會和平」裁員而再次投入10億美元。因為波鴻歐寶2004年的罷工,通用公司支付了這一數目用於補償專案,成功地誘使例如一位擁有28年年資的53歲電工在得到19萬歐元的補償後放棄自己的工作崗位。很明顯,通用公司的管理階層們正在使用一切手段,試圖儘快地盡可能低成本地在不可或缺的歐洲市場重新振興。

 

德國最大的工會,在汽車生產車間包括波鴻擁有80%成員的金屬工會在做什麼?

 

       德國金屬工會(IG Metall)的領導層稱通用公司(管理階層)「威逼勒索」,他們提出要求:必須派更好的管理階層來!「(現在的)管理階層採用的是勒索手段而不是共同戰略...... 管理階層層低劣而且盲目」(金屬工會報紙,20126月)。金屬工會主席胡伯(任期至201211月)要求「我們需要一個堅定的董事會主席,能夠處理問題,有遠見,可以和所有員工一起將歐寶推向前。」這是典型的德國工會管理層的策略:「挽救」雙方,即通用公司歐寶的利潤與勞工雙方。所以不足為奇,金屬工會在其會員報紙「金屬通訊」(20131月)裡只提出兩點要求:「...... 排除以企業經營事由來進行裁員,拿出增長計畫」。員工得到補償而自願放棄工作崗位,從而應該接受工廠關閉(的結局)。這一策略經常被金屬工會領導層和媒體稱為「可被社會接受」。其實通過補償個人的方式,這種大規模裁員充其量只能說對於個人「可以接受」,而對於整個社會,即社會層面來說,效果是殘酷無情的。德國的強勢力量,以及金屬工會的強勢力量,鼓吹「社會可接受的」工作崗位滅絕(政策),其深層考慮主要是不希望社會出現動盪......

 

反抗解雇——企業員工代表會和歐洲員工代表會在做什麼?

 

       所有的德國工廠都有一個選舉出來的員工代表會,在代表會的「總理事會」裡有代表,所有的代表都是金屬工會的會員。所有歐洲的員工選舉代表進入歐洲員工代表會。歐洲員工代表會和其總理事會的主席,沃爾夫岡舍夫爾克魯格,宣佈反對通用公司的裁員計畫:「所有成員都有以下共識:歐寶必須有經營收益,必須採取措施提高銷售額,增加利潤空間,減低成本」,願意「共同地制定改善企業財務狀況的最優化策略」。當通用公司20125月宣佈將在2015年把「雅特」的生產從呂瑟斯海姆的歐寶總廠遷至英國的埃爾斯米爾港和波蘭時,舍夫爾克魯格批評管理階層並強調「他所在的」呂瑟斯海姆基地有更強的競爭性:「現在在呂瑟斯海姆生產的『雅特』比在埃爾斯米爾港生產便宜219歐元,而且品質更佳。」這個態度表明了員工代表會主席的競爭意識,他像經理層成員一樣,首先擔心的是「他所在的」工廠的歐寶利潤,他也接受了波鴻歐寶的關閉。

 

反抗解雇——波鴻企業員工代表會在做什麼?

 

       員工代表會主席埃訥科爾當然也指責了雅特系列遷廠的決定:「我們受夠騙了...... 生產劣質車的人現在可以製造汽車了。」該決定是「荒唐的」,而且波鴻的「雅特」生產要比英國的便宜約500歐元。如果員工代表會主席稱讚其員工的優質工作,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貶低英國通用公司/歐寶工廠工人的工作能力,那麼就表明了他的競爭思維,這與歐洲員工代表會主席的情況是類似的...... 由於波鴻工人的反抗聲越來越響,要求更強大的抵抗甚至組織罷工,埃訥科爾不得不面對。一方面,在宣佈「雅特」遷廠之後報紙報導:「歐寶的員工代表會警告會進行臨時罷工。埃訥科爾宣佈只要一提關廠就組織臨時停產。」另一方面,非常典型,他又在宣佈關廠的當天提出警告:「我們不能受挑釁而罷工!」以前埃訥科爾就保證過「不陷入盲目的行動主義」,而是尋求與員工、金屬工會和政府共同拿出解決方案。201261日埃訥科爾宣佈「最後辦法」:工會將以長期罷工來作為最後的手段......

 

反抗解雇——波鴻的員工在做什麼?

 

       員工方面一開始就有激烈討論應採取何種行動,然而除了基於員工代表會資訊收集的短期停產外,並沒有有力的對付通用公司的抵抗行動。在這裡,必須要瞭解以下幾點:第一, 3500名員工中,很多,特別是上了年紀的,只等著得到經濟補償(波鴻員工的平均年齡超過47歲)。第二,在2000年和2004年兩次波鴻罷工都沒有得到金屬工會的支援,這兩次的失望經驗尤其使得員工們對工會不再抱希望,不相信工會會真正對抗企業集團。在員工中有這樣的要求,如「發起全德國抵制歐寶的運動」、「所有工廠舉行團結罷工」,但是所有這樣的想法與金屬工會和員工代表會領導層宣佈的目標相抵觸,歐寶必須「增長」,必須重新取得獲利。第三,工人們對自身力量的認識已不比2004年擁有超過8000名員工的時候,那時候可以通過數日的非法佔領波鴻車間而迫使整個歐洲的通用公司/歐寶陷入停產。第四,在員工內部從沒有過意見統一:工廠的目的是「經濟補償!」「繼續在這裡生產歐寶汽車」顯得不現實,被懷疑與其他工人集體競爭,而且是經濟上的短期行為...... 。但是:沒有吸引力的經濟補償會導致很多年輕的員工怒不可遏......

 

討論:與這樣的跨國集團的進攻進行鬥爭需要一個長期的視角

 

 

       很多個人和左翼團體都試圖為波鴻的員工提供團結性支援。在這個過程中表明:德國的單個企業的反抗鬥爭,大多數下是在工會的正式領導下,一如既往地與很多反資本主義抗議示威集會相去甚遠,同樣反過來,大所數的藍領階層與(這些抗議活動所需的)捍衛要求和日常意識也相去甚遠。走出工廠、衝向市政廳訴求如「6小時工作日全額工資補償」或者「停止社會裁員」以及「你們的危機我們不買單!」在這方面(德國)還沒有出現群眾性運動。

 

       目前的這場危機還會在汽車行業廣大的員工隊伍裡繼續激發關於經濟和社會制度的根本性爭論,「重點工業轉為公共財產」(現行的金屬工會章程第2.4!——大多數同事對這樣的要求基本不抱希望,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看到權力被資本家及其政客緊緊把握。他們還會問:接下來什麼會輪到我們的頭上?總是在談論「剝奪權利」的人必須也要討論「獲得權利」。如何設想一個過程,可以真正將權力在大多數人領導下通過生產進行分配......

 

 

沃爾夫剛紹柏克(Wolfgang Schaumberg)於1970年至2000年任職於德國歐寶汽車(Opel)波鴻廠達30年之久,任倉儲工人,工作期間亦擔任歐寶汽車波鴻廠的員工代表會之員工代表長達25年之久,同時也是德國金屬工會的會員,在此期間,邵柏克為了維護工人權益,並反對工會官僚作風與妥協主義,以貫徹工人真正的利益為目標。現退休,目前繼續活躍于歐寶工人組織GoG(反抗無國界)、工會活動、佔領運動以及和中國的相關專案。參見www.forumarbeitswelten.de

本文為紹柏克先生2012年德文文章的縮寫和更新,原文請參參見:http://labournet.de/branchen/auto/gm-opel/bochum/schaumberg_gegenwehr.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勞動視野工作室

LaborV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