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 / 勞動視野工作室

對希臘工人而言,由全國性大型工會組織的「總罷工」並不只是和雇主階級談判薪資的施壓手段而已,同時也是當代議政治失靈、選票無法有效監督政客時,由工人集體向政府展現力量的極致。

希臘自2009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以來,社會危機持續延燒,經濟成長先停滯後衰退,全體失業率大幅飆升。在如此經濟困境下政府財政收入亦銳減,導致無法償還向跨國金融資本所借的債務,而以IMF為首的國際金融機構則以貸款給希臘政府之名,實質上對跨國金融資本進行紓困,並進一步以希臘所欠下的龐大政府債務為口實,幾乎綁架了整個希臘政府,凌駕於希臘民主制度之上將國內各項社會經濟政策視為自己的囊中物。在國際金融機構的壓力下,希臘政府大量裁員、削減退休金以及壓低工資,並將國家財產和國營事業機構出售給私人資本。今年年初希臘人民投過選票將誓言向緊縮政策宣戰的「激進左翼聯盟」送進政府,然而這個「左翼政府」並未實現當初的諾言,現在成了希臘工人們罷工抗議的對象。


〈左翼之聲〉網站記者Alejandra Ríos
赤心  譯、季耶  校

11月12日星期四,希臘公營和私營部門的工人一起發動罷工,抗議齊普拉斯的所謂“左翼政府”和第三次救助方案帶來的嚴厲緊縮措施,整個希臘陷入了癱瘓。這是激進左翼聯盟-獨立希臘人黨(SYRIZA-ANEL )聯合政府今年九月重選上臺以來的第一次總罷工。

希臘工會宣佈總罷工獲得了成功,全國的工人廣泛參與了罷工。根據公務員工會(ADEDY)的統計,至少有65%的會員參與了罷工。公共交通維持很有限運作;希臘地鐵,城市和全國鐵路,有軌電車停運,許多國內航班取消。學校,政府部門,公共部門,藥店,以及許多的商店都關門了,博物館和考古遺址也跟著關閉了。醫院只接受急診病人。電視臺,廣播電臺和平面媒體的記者也罷工了。

〈左翼之聲〉記者為此採訪了希臘國際主義共產主義者組織—斯巴達克斯(OKDE-Spartakos)成員、希臘國家研究基金會研究員的Gianna Katsiampoura。

***************

希臘2015年11月12日罷工的訴求是什麼?有何意義?

第三次備忘錄的簽署帶來了令工人階級心煩意亂的新措施。希臘政府計畫於2015年11月20日就第三次備忘錄的第一個法案進行議會投票:削減退休金和工資,67歲(不論工齡)才能拿到退休養老金,對農民和低收入工薪人員進行搜刮式的課稅,沒收那些無法償還銀行貸款人員的房產,對機場,港口,鐵路等公共財產進行大規模的私有化。所有這些毀滅性的緊縮措施引發了這次罷工。

11月12日的總罷工是激進左翼聯盟-獨立希臘人政府新時期內的第一次總罷工。這次事件本身非常重要,因為它表明了群眾行動的必要性,以及工人階級對開啟反對備忘錄和緊縮政策的新一輪鬥爭的情緒。它也意味著工人經歷激進左翼聯盟和獨立希臘人黨政府第一次當政時期(譯按:由2015年1月26日至8月20日)時體現出的猶豫不定的態度之後,工人運動有望進入新的鬥爭階段。

哪些人參加了罷工,參與率令人滿意嗎?

參與總罷工的包括公私營部門的工人和雇員,也有遭受危機嚴厲打擊的小企業主。儘管債務危機期間,因削減資源和裁員,公共部門大大縮減了,但公共部門工會的群眾參與仍對罷工的勝利作了主要的貢獻。教師,市政工人,交通運輸業工人,醫務人員等等是公共部門工會的主力,左翼在其中力量特別強大,這裡力量對比也有利於群眾行動。

雅典街頭同一天發生的罷工和示威遊行的參與人數非常令人滿意。罷工沒有受到擁護緊縮的反對黨(新民主黨,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党,大河黨,中央工會New Democracy, PASOK, Potami, Center Union)和大型媒體財團輿論的支持,他們反而不斷地試圖讓人們相信,除了緊縮政策和備忘錄外沒有其他出路,他們公開反對罷工,鑒於這些情況,罷工的參與人數應該受到更好的評價。更有趣的是,罷工獲得勝利的時候卻是總工會GSEE(工會聯盟)失去公信力的時候,在夏季對緊縮方案公投的幾天前,總工會的主席發表聲明支持緊縮措施的第三份備忘錄。

我認為工人中有戰勝工會官僚的高漲情緒。在這個緩慢發展的過程中,工人協會(workers’ associations)會在工作場所發揮重要的作用(我們稱它們為“基層工會”,它們就像工廠工人代表委員會)。它們的戰鬥性顯示了建立一支反對工會官僚領導的替代力量的發展方向。

這次罷工受到反資本主義左翼陣線(ANTARSYA),人民團結黨(Popular Unity),希臘共產黨(KKE)和無政府工團主義組織政治上和和實際上的支持。激進左翼聯盟的勞工關係委員會(Labor Relations Committee)正式發佈一則公報支持罷工。這個事實本來就矛盾,但也可以合理地解釋:激進左翼聯盟想表現出左的姿態,用來與三架馬車(歐盟、歐洲中央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談判,反抗三架馬車的壓力。激進左翼聯盟想將罷工描繪成一場不是反對政府的罷工,而是反對三駕馬車的罷工。我感覺他們的手段沒能得逞。人們很清楚罷工反對的是誰。

但真正有爭議的問題是人民團結黨既支持罷工,卻又與激進左營聯盟合組一個工會內的派別。這是我們面臨的大問題,涉及到聯合行動,這個我們在聯合陣線政策框架內的提議。

雅典示威遊行有著怎樣的氛圍,你們的立場是什麼?

我之前說過,就參與人數而言,示威遊行很成功。反資本主義左翼陣線支持的基層工會代表團是我們集會中參與人數最多的一個。外國讀者已經注意到希臘共產黨總是在不同時間組織它自己一夥的單獨集會,不願與罷工全體步調一致。大學生的參與人數也很多,他們覺得失業是他們未來必須要面對的事。

此外希臘的多個城市也發生了大型集會和遊行。

我們認為最積極的因素是工人,失業者,青年有潛力將群眾示威繼續進行,將反對緊縮的鬥爭繼續發展下去,打敗左翼和工會聯盟的改良主義領導。歐盟和希臘的資本主義是不會對改良主義左翼乞求的一點點救濟措施作出讓步的。

此時此地,要求只有一個:與備忘錄和歐盟作鬥爭,與激左盟-獨希黨的政策作鬥爭,與改良主義的幻想作鬥爭。

你對罷工有何評價,對鬥爭的繼續有何建議?左翼(例如反資本主義左翼陣線和人民團結黨)之間對此有什麼爭議嗎?

我們以希臘國際主義共產主義者組織—斯巴達克斯(第四國際希臘支部),反資本主義左翼陣線成員的身份評估這次罷工,認為對付我們過去五年來遭遇到的以備忘錄形式的資本主義襲擊旋風,唯一的辦法是通過街頭鬥爭,罷工,佔領,群眾動員,大眾集會,在可能的情況下工人佔領並控制工廠,人民不能對資產階級政府抱有一絲希望。

激進左翼聯盟的例子打破了認為“左翼”政府可以在不依靠工人階級群眾行動的情況下提供解決方案的幻想。我們的力量在於團結,在於工人,失業者,青年和移民的共同鬥爭。最終而言,這種共同鬥爭是扭轉這種充滿幻想的解決方案,贏得我們在工作,健康,教育和體面生活上的各種權利的唯一方法。

如上所述,我們為聯合行動而奮鬥。關於這點,我們與其他左翼政治力量有過討論。然而,我們所面臨的關鍵問題是,進行這些討論的結果並不是要採納一份改良主義的政策建議。在泛左圈子裏,關於希臘能夠在資本主義框架內重建全國生產的理論和計畫仍然盛行,仍會被採納,比如人民團結黨的方案就是這樣,而我們需要清楚說明反資本主義綱領的過渡性要求,以此作為保持工人階級政治獨立的基礎,才是聯合行動的正確方向。

我之前說過,這次罷工是一個好的開始,成千上萬的人大規模參加紀念1973年11月17日雅典工藝學校發動反對獨裁的起義42周年的示威遊行,延續著這次罷工。1973年的這次起義是在反對改良主義意圖和傳統左翼政黨的漸進民主改良幻想的背景下發生的。這就是我們的政治路線和策略依然有效的地方:相信工人階級的革命潛能,不信任官僚和改良主義的領導。工人階級政治上的獨立,工人階級行動上的團結。這些是我們前進道路的指南,今後一段時間它在總罷工中會為我們提供有利的機會。

原文連結:http://www.leftvoice.org/Greece-Str⋯⋯

創作者介紹

勞動視野工作室

LaborV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