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9458860_aa19c21c61_c 

(文字&圖片轉貼自苦勞網http://www.coolloud.org.tw/

華隆員工罷工目前仍無限期持續中,如果您不能到場支持,也希望您能捐款幫助:

戶名:苗栗縣華隆股份有限公司頭份總廠產業工會,帳號:021005638582 土地銀行頭份分行(土地銀行代號:005)

相關問題,請洽胡秘書:0932956051


別家廠商都在調薪,而華隆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降薪,動不動就說虧損連連,到現在虧了十幾年還在「屹立不搖」地虧損…常在想,現場(指生產線──打字員 註)的人們,是否有忍者龜的本領,亦或是向前(錢)看齊的精神,那麼的耐操,而且薪水少得可憐,加上中、夜班津貼才有勞委會規定的基本工資(18,780 元)。最讓人心痛的是12小時工作,前8小時應是基本工時,後4小時應算延時加班,但華隆卻說不算。/華隆員工 阿貞

---------------------------------------------------------

2012/06/07 苦勞報導

凍薪 減薪 欠薪 轉讓 15年悲歌
華隆在台最後據點 頭份廠罷工

樓乃潔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孫窮理

為抗議資方長期減薪且壓迫員工放棄退休金、資遣費,華隆紡織頭份二廠員工3百餘人自66日上午,於廠外展開罷工,表達「恢復全薪」、「與『紡安』 同工同酬」及「年資依《勞基法》結算」訴求,現場包括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苗栗縣產業總工會等多位工會幹部也都到場協助聲援。在 沒有得到資方明確回應的情形下,華隆員工將於8日北上勞委會陳情(相關訊息)。

華隆紡織創立於1967年,為台灣第一家聚酯絲生產廠,曾名列十大民營企業,也是當年台灣化纖產業的先驅。近15年來,如同台灣許多輕工業發展所走 上的道路一般,華隆將資金與產業重心逐漸移往大馬、越南等海外市場,同一時間將鶯歌、桃園、中壢等本地工廠逐一關閉或轉讓拍賣,目前頭份二廠已為華隆在台 僅存的最後一家工廠。

華隆工會表示,公司從1997年起實施凍薪,1999年起取消年終獎金,200110月實質上開始減薪,當時抗爭曾導致一名邱姓罷工女工,最後在 主管壓力下自殺。2004年,公司再推出視公司收入盈餘調整薪資的「利潤中心制」,將員工平均薪資所得再砍三成。20085月,公司開始實施「生產效率 制」,即產效達到130%員工才能領到100%的薪水;當年並實施無薪假,估計有五成員工領不到基本工資。

去年(2011),華隆將機器設備賣給紡安公司,原廠原址、用原來的設備生產,其中部份員工移轉到紡安,不過被要求必須放棄過往所有權利、年資。而 華隆也還繼續存在,變成幫紡安代工,沒有移轉過去的華隆員工,必須接受砍薪3成的條件,去的人,要放棄原來的資遣費、退休金,留下來的,又只能領7成的薪 水;2011107日,工會至苗栗縣府申請勞資爭議,半年來多次協調不成,經工會投票表決,最後決議罷工。

面對罷工現場,半數年資已逾20年以上的資深員工,工會常務理事葉紫慶表示,過去10幾年來,公司以營運不佳為由長期砍薪,但「我們被減的工資,被 公司拿來繳銀行利息,發給別家關係廠員工年終獎金、退休金和資遣費,這樣對我們公平嗎?」葉紫慶並強調,他們絕對不接受公司讓「紡安賺100,華隆賺 70」的這種差別待遇。

現場一名李姓女工表示,工廠工作相當辛苦,一忙起來有時一天工作12小時,連做五天之後才有一天休假,但各種福利、獎金加起來一個月還有三、四萬塊 可以拿,自從公司開始減薪以後,各種獎金、福利都沒有了,變成每個月靠基本工資和一點夜班津貼,只能拿到一、二萬塊,而已經連續好幾年都是這樣的薪水。 「我們也體諒公司有財政困難,曾妥協願意退休金領半,但公司連一半都不肯給!」她說自己從二十歲多就開始為華隆賣命,一生青春都奉獻在這裡,過去減薪也默 默忍受了十幾年,沒想到現在連退休金都要沒有,讓她再也忍不下這口氣。

苗栗縣府勞動及社會資源處副處長蔡貴香表示,華隆公司積欠109億負債,扣除繳納國稅與銀行抵押債權,員工即使申請到工資債權,也難以向公司追討薪資;華隆公司也強調經營困難,一切資產拍賣收入都由法院及銀行團債權人監管分配,目前已無結餘可供支應員工需求。

蔡貴香指出,現有法令的工資債權地位低於抵押權,因此勞方只能以工資墊償基金來討回欠薪,不過華隆的「砍薪」(部份領薪)是否適用法令「欠薪」之定 義,還有待認定。她建議工會可先向勞保局申請「積欠薪資墊償」,只是墊償範圍並不包括退休金與資遣費。蔡貴香承認,政府需要透過修法來提昇工人債權,並將 資遣費與退休金納入墊償範圍,以避免相關勞資爭議的不斷發生,然而在此之前,他們只能協助華隆工會找尋律師,爭取歇業認定,以請領欠薪。

7344902682_3ab8372481_c  

 ----------------------------------------------------

 

最遙遠的距離:50公尺
華隆陳情 翁大銘宅前受阻

孫窮理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韋輪

經過官方對掏空資產的資方束手無策(相關報導),以及前一個晚上在台北車站的夜宿(相關報導),遠道台北抗爭的華隆紡織頭份廠員工,6月26日早上前往華隆的老闆翁大銘位於木柵世界山莊的住處,要求翁大銘出面解決員工的資遣費、退休金問題。在現場約200名警力的強力阻擋下,發生兩波推擠,員工們無法突破封鎖,最後協調一批10位女工,輪番走入警方封鎖線,在世界山莊的大門前,以呼口號及唱歌的方式表達心聲後,結束這次北上的抗爭;之後,華隆員工回到頭份,繼續罷工。

26日早上,華隆員工就從夜宿的台北車站,搭乘捷運;在木柵站下車後,一路遊行到世界山莊。由於員工都身批這一次到台北抗爭的白色布幡,3百人沿著山路而行,宛如一場為老闆翁大銘送終的「大出山」,而為了保護這一個善於五鬼搬運、跳票脫產的資本家,轄區文山一分局及保一總隊的警力200人,在更早之前就在距世界山莊入口處50公尺的路口嚴陣以待。

華隆員工一抵達現場,工會及勞動黨籍新竹縣議員高偉凱就希望警方退後,讓出這50公尺,讓員工可以直接在世界山莊門口表達訴求,讓翁家可以聽得更清楚,不過並沒有被警方接受。接著,員工便在歌聲與口號中列隊,準備與警方推擠、突破封鎖希望能前進到大門口,群眾愈來愈激動,甚至有人下跪,希望警方能高抬貴手讓道,但是被高偉凱勸阻,希望工人不要以哀求的姿態,面對國家機器。

緊接著,第一波推擠衝突爆發,由於世界山莊前的道路,屬於上坡路段,警方在高處、群眾在低處,加上華隆員工大多是年過半百的女工,抵不過精壯的警力,很快地變被警察以盾牌壓制在地,並造成多人受傷,同時也有一同參與抗議的學生,被警方拉進封鎖區,安危未卜。因為擔心傷害擴大,工會於是暫停衝突,招來救護車,將傷者送醫,大家在封鎖線前稍事休息。此時,傳出世界山莊的管委會希望與群眾協調的消息,部份代表進入協調後,表示世界山莊對於工會的抗議並沒有什麼意見,員工對翁大銘的訴求「不關他們的事」,也就是說管委會不會干涉這場抗爭。

連管委會都不管,警察到底在忙什麼?

在被抓進封鎖區的學生獲釋之後,群眾再度集結,又發生第二波推擠衝突,不過一樣受阻於優勢的警力,無法突破;群眾只好依然在封鎖現前集結、唱歌,呼口號,並表示將準備便當、在這裡待到晚上,甚至過夜不走了;在這種情勢下,警方於是再度跟群眾協調,同意一批10人,而且僅限女性員工,輪流進入封鎖線,在世界山莊大門前呼口號、唱歌,表達訴求,也讓大家「發洩」。

在世界山莊前的女工,對著入口第一棟,其實也不知道是不是翁家的透天別墅,喊著口號、唱著戰歌,有許多想到二、三十年辛苦工作的血汗錢,就這樣成為翁大銘投機的籌碼,不忍悲從中來,頻頻拭淚。在女工們分批進入表達訴求後,工會宣佈撤退,結束台北的行動。

1980年代末期,華隆開始將機器與設備外移,另一方面,翁大銘則在台灣開始各種投機的遊戲、譬如投資美麗華飯店等,並在之後接連爆發國華人壽掏空案、洪福證券違約交割、國華人壽炒股案。1999年,關閉中和廠與鶯歌桃園第二分廠;2004年關閉桃園廠、中壢廠;接著是大園廠、頭份耐隆廠;在這十幾年的時間,利用各種方式移轉資產、將生產設備移至海外,對員工開出不同的「芭樂票」,所有的這一切,看在「台灣最後據點」的華隆頭份廠員工眼裡,實在再熟悉不過。

而這一次,勞委會勞資關係處副處長王厚偉也坦言,早在兩年前就知道華隆打算成立一間新公司接手員工的訊息(相關報導);誰都知道翁大銘有錢,但是帳面上華隆就是虧損連連,資產是負的,翁大銘自己也宣告破產,從帳面上,不管是華隆,或者「翁大銘」這個人,沒有錢就是沒有錢,錢都在別的地方,「但是這有什麼辦法呢?」王厚偉說,「難道許盛發(太子汽車/萬泰銀行)、王又曾(力霸集團/中華商銀)沒有錢嗎?但是個人(的債務)跟公司分開,就是這個樣子」;華隆十幾年下來,法律的路似乎都走得絕了,這個制度、這個國家,就是讓這些事情不斷地發生,事情發生了,又好像都不是誰的錯,而最後的承擔者,總是花去一生心血的工人。

資本有一切的自由,可以全球流竄;而工人只有一種自由,就是「自由地」放棄資遣費、退休金;「自由地」選擇到一間隨時會倒的「新公司」上班;其他,看不出還有什麼「自由」,包括走進世界山莊大門外50公尺,對老闆喊一聲「我不爽」的自由…

 

7437560976_86e57f0644_c  


2012年6月華隆頭份廠罷工報導:
2012/06/07 苦勞報導 「凍薪 減薪 欠薪 轉讓 15年悲歌 華隆在台最後據點 頭份廠罷工」
2012/06/08 苦勞報導 「華隆罷工第三天 協調破裂 勞委會:協助『繼續溝通』」
2012/06/23 苦勞報導 「『五鬼搬運的台灣奇蹟』 華隆跳票 罷工行動持續升溫」
2012/06/25 苦勞報導 「罷工第20天 華隆北上 政院立院走ㄧ遭 官方真的沒辦法」
2012/06/25 苦勞報導 「抗戰一天 華隆夜宿北車 明再赴翁大銘家抗議」

延伸閱讀:
2011/03/07 苦勞報導:共體時艱竟換得惡性關廠 兩百名華隆員工要向資方討公道
2004/08/31 敬仁勞工安全衛生雜誌:薪水讓你欠還得求你給「工」作─記華隆紡織工人處境
2004/11/24 苦勞報導:關廠裁員積欠資遣費 華隆桃園廠工會北上抗議
2004/12/14 苦勞報導:資方拒絕給付、官方毫無辦法華隆桃園廠員工夜宿勞委會

媒體之報導:

◎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http://pnn.pts.org.tw/main/?p=43527
   華隆工人血汗 政府資方擺爛

◎ 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9319
   被迫放棄退休金 華隆員工夜宿車站抗議

 

創作者介紹

勞動視野工作室

LaborV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nnon Ying-Dah Wong
  • 如果到銀行匯款,必須填寫華隆工會全名:「苗栗縣華隆股份有限公司頭份總廠產業工會」。
    銀行:土地銀行頭份分行(土地銀行代號:005)
  • 訪客
  • 支持你對華隆罷工的付出 但是沒有必要把警察講的好像是資方的打手一樣,他們只是在做他們該做的事 用和平理性的方法 找到勞方的籌碼(罷工癱瘓產能,輿論)去和資方對等的談判 就像高偉凱講的 沒有必要用低姿態去求任何人 華隆沒有照顧員工 自然理虧 員工要為自己的利益堅持到底 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